多彩贵州网--茶之路:茶中故旧与古树遗踪

多彩贵州网·黔茶

茶之路:茶中故旧与古树遗踪

2018/02/12 作者:茶小隐 稿源:《茶之路》

  《茶经》开篇第一句就说:“茶者,南方之嘉木也……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,伐而掇之。”陆羽的年代,巴蜀之地就有双人合抱的大茶树。而关于茶饮最早的文字记载《僮约》,也发生在西汉时期的彭州武阳。立春一过,还没等到春分,川茶已萌发采制。我们访茶之旅,也就跟随春风的脚步,从四川开始。

  古树遗踪

  如今说起古茶树,都知道云南多而健,鲜有提及四川。巴蜀人烟稠密,农耕发达,森林在古代即遭垦殖。陆羽写的古茶树,活到现在总得有两千来岁,大概早伐作柴薪了。但茶树品种专家钟渭基先生的弟子袁凯告诉我们,四川不但有古茶树,还在用古茶树做茶。崇州枇杷茶、古蔺的牛皮茶、宜宾的黄山苦茶,据考证,都是古代野生茶树遗留的品种,延续至今没有断。

  离开北京时是3月19日,树梢方才绽出苞芽。第二天到了距离成都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崇州文井江镇大坪村,已换作满山满眼的青翠。茶叶算是大坪重要的副业之一,时时可见采茶的村民,腰挎茶篓,不紧不慢地采摘这时节价钱最高的独芽。茶树品种,既有老川茶,也有福建传过来高产的福鼎大白茶、梅占。

  就在茶园和菜地边上,几棵古茶树毫无预兆地跳入我们的眼帘。高者七八米,矮者四五米,树形像桂花,叶片像枇杷,随意摘下一片,比我的手掌还长。枇杷茶,是和四川主要的灌木型茶树完全不同的乔木大叶茶种,和制作普洱的大叶种茶树同样源自古老的原生茶树基因,或许正和陆羽书中巴蜀古茶树同种。

  以“枇杷茶”之名载入史籍的资料并不多,清代,曾有做“龙门贡茶”进贡的记录,只是和陆羽时代加盐煎煮喝的饼茶已大不同。民国年间《崇庆县志》中记载:“别有枇杷茶高二三丈,叶粗大,土人采嫩芽制出,以代普洱,味亦差近。”

  在制茶、饮茶法逐渐转变的过程中,枇杷茶虽然也用来制作“味道接近普洱”的散茶,最终还是让位于更适宜制作绿茶的中小叶品种,在大坪村,只是东一棵西一棵遗存于山林中,这些年在品种专家推动下,才开始重新繁育。

  村支书请我们喝新做的枇杷茶,味厚且酽。他说村里的古茶树起码有七八百岁了,袁凯悄悄更正说,两三百岁总还是有的。茶寿,到底是要比人寿长得多。(本文摘自生活月刊《茶之路·蒙顶篇》,作者:茶小隐,摄影/马岭)

多彩贵州网版权所有
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